当前位置:首页领导讲话
廖小平:直面挑战 改革创新 为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夯基础提精神
2017-06-08 来源: 编辑: 0次浏览

校长  廖小平

201762日)

 

各位领导、老师们、同志们:

大家上午好!

今天,我们隆重召开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科技工作大会,这是继学校召开第七次党代会、学科建设与人才工作大会和“双代会”之后的又一次重要会议。

本次会议的主要任务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科技三会”、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和“十三五”发展规划;简要回顾近年来特别是“十二五”以来学校科技工作的成绩和不足;提出今后特别是“十三五”时期学校科技工作的总体设想和工作部署,这就是,直面挑战,改革创新,为学校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夯基础提精神。

一、“十二五”以来成绩如何?问题何在?

(一)主要成绩

今年恰逢老一辈林业专家发起的中国林学会成立100周年,明年又是学校办学60周年。我校作为中南地区唯一的林业院校,坚守以林报国、科技兴林的重要使命,科技成果斐然,特别是在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上,我校共有3项成果受到表彰和奖励;1985年,我校又有3项科技成果同时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荣列全国高校第6名;此后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成果更是数不胜数,2000年以来,又有5项国家科技成果奖二等奖收入囊中;涌现出了一大批献身科技事业的专家、学者和服务社会的实干家。

“十二五”以来,学校科技工作主要取得了如下成绩:

1.科研项目和科研经费有较大增长。2011年以来,学校共承担各级各类科研项目4200多项,其中,自科类、社科类纵向项目分别为2200项和802项;横向项目分别为940项和260项;国家基金项目分别为136项和22项,先后实现了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和国家自科基金重点项目“零”的突破;承担“十二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1项,国家国际科技合作专项5项。科研到账经费稳步增长,累计到账科研经费4.8亿元,年均到账经费近1亿元,其中,自科类、社科类到账科研经费分别为4.45亿元和0.35亿元。

2.科研平台层级和数量有较大突破。新增国家工程实验室1个(稻谷及副产物深加工国家工程实验室);省部级科研平台24个,其中,教育部重点实验室1个(“经济林培育与保护”),湖南省2011协同创新中心3个(“经济林培育与利用”、“粮油深加工与品质控制”、“木竹资源高效利用”),我校是省属高校省级2011协同创新中心最多的高校之一;湖南省重点实验室4个(“工程流变学湖南省重点实验室”、“森林有害生物防控湖南省重点实验室”、“生物质材料及其绿色转化技术湖南省重点实验室”、“林业遥感大数据与生态安全湖南省重点实验室”)、湖南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3个(“湖南省竹木加工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湖南省木本生物质转化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湖南省环境资源植物开发与利用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省部级社科研究基地3个(“湖南绿色发展研究院”、“生态经济与绿色发展研究中心”、“湖南省绿色教育研究基地”);其他科研平台10个。

3.科研队伍和创新团队来势较好。实现了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千人计划”特聘教授、“万人计划”科技创新领军人才等国家级人才计划项目上“零”的突破。新增“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2人,国家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2人,中国青年科技奖1人,中国青年人才托举工程1人。“大米深加工与综合利用创新团队”获批科技部创新人才推进计划重点领域创新团队,实现了在国家级创新团队上“零”的突破。新增农业部“稻米深加工与副产品综合利用创新团队”1个, 新增湖南省科技厅和教育厅“粮油深加工及品质监控研究团队”、“食品加工与食品安全技术创新团队”、“生物质材料工程技术创新团队”、“南方林业生态应用技术自然科学创新研究群体”、 “现代林业技术与装备创新团队”等5个省部级创新团队。一批处于学科领域前沿、行业内有较大影响的学术带头人和学术骨干队伍逐步形成。

4.科研成果量增质升。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全国创新争先奖1项、国家发明专利优秀奖1项(实现了在国家发明专利奖上“零”的突破)、全国教育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三等奖2项、湖南省科学技术奖一等奖7项(其中省自然科学一等奖2项,省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5项),是学校获得省部级一等奖最多的时期、省部级会科学优秀成果奖14项、其他省部级奖励49项。审定(登记)良种、新品种18个,制订行业、地方标准24项,授权发明专利403项,出版学术著作126部,发表SCI收录论文320篇,CSSCI收录期刊论文364篇。

5.科技社会服务能力有所增强。发挥学校人才和技术优势,适应国家要求,对接经济社会发展需求,主动面向政府、社会和市场提供科技服务。签订产学研合作协议174项,派出各级各类科技特派员、三区科技人才200多人次,充分发挥和提升了科技服务社会的能力,促进了科研成果的转移转化。

这些成绩凝聚了全校教职员工的心血,实属来之不易!在此,我向为学校科技工作做出贡献的老一辈科学家、全体科研工作者和教职员工表示衷心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

(二)突出问题

与自己相比,学校的科技工作在发展、在进步;但与建设高水平教学研究型大学的目标相比,我们的科技工作还有很大差距;与省属和行业内高水平大学相比,我们的科技工作整体上还在相对退步。

一是科研体量太小。科研体量是大学科技实力的体现。“十二五”期间,我校科研体量与相关高校相比差距较大。从下表对照可见:

“十二五”期间,无论是与省内同类高校相比,还是与同行业高校相比,我校的国家自科基金项目数均为最少,差距较大;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数与省内同类高校相比,差距较为明显,和行业高校相比,基本相当。

学校到帐科研经费低于省内同类高校;与行业高校相比,仅高于西南林业大学。

国家级科技人才我校仅有5人,与其他高校的差距较大。

 

1:学校国家自科基金、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与相关高校对照表

类别

单位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合计

国家自科基金项目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

20

24

15

27

27

113

长沙理工大学

48

48

66

64

51

277

湖南农业大学

42

33

43

40

35

193

北京林业大学

41

52

63

71

79

306

南京林业大学

33

52

54

54

40

233

东北林业大学

40

41

51

59

47

238

西南林业大学

29

40

23

28

30

150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

3

1

3

5

3

15

长沙理工大学

10

14

16

14

11

65

湖南农业大学

7

6

5

5

7

30

北京林业大学

4

1

6

2

2

15

南京林业大学

1

1

3

2

1

8

东北林业大学

4

1

6

1

2

14

西南林业大学

2

3

1

1

1

8

 

2:学校科研到账经费、国家科技奖励与相关高校对照表

单位

到账经费(亿元)

 

国家级奖励()

自科

社科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

4.8

2

1

长沙理工大学

10.9

2

 

湖南农业大学

10

2

1

北京林业大学

8.5

2

 

南京林业大学

9.25

2

 

东北林业大学

6.8

1

 

西南林业大学

3.2

2

 

 

3:我校国家级纵向科研项目、国家级科研平台等与相关高校对照表

单位

国家级纵向科研项目(不含国自科和国社科项目)(项)

国家级科研平台(个)

国家级科技人才(含青年人才)()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

43

4

5

湖南农业大学

44

5

25

北京林业大学

21

4

30

南京林业大学

96

1

7

东北林业大学

354

4

29

西南林业大学

10

2

3

 

二是科技成果质量不高。高水平的科研成果、高级别的科研项目、高层次的科研平台、高档次的科研论文是大学科研创新质量的核心指标和大学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标志。而我们在这方面却乏善可陈,如:缺乏重大原创性成果;国家科技奖励一等奖未实现突破;国家重大和重点研发项目、国家自科和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和杰青项目阙如;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等“国”字号科研平台离我们还很遥远;基础研究薄弱,ESI1%高被引论文及影响因子10以上的论文仍未实现;应用研究还没有产生真正有显著社会影响力的成果。问题还在于:即使在省级层面比较,我们也难言有突出优势和竞争力。从兄弟院校比较看,在国家平台方面,湖南师范大学、浙江农林大学、福建农林大学、东北林业大学均取得了科技部或科技部与地方政府共建国家重点实验室的重大突破;在标志性成果方面,福建农林大学实现了在《Science》、《Nature》、《Cell》上发表高水平论文的大满贯,北京林业大学、东北林业大学、浙江农林大学、长沙理工大学、湖南农业大学均有ESI1%高被引论文,长沙理工大学还实现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的突破。

三是科技领军人才匮乏。科技领军人才是大学科技实力的核心支撑。目前,我校国家级人才与国内、行业内和省内相关高校相比相差甚远。这一点,我在“学科建设与人才工作大会”的报告中已有说明,在这里就不重复了。此外,国家级科技创新团队太少;活跃在国际学术前沿和国家重大战略需求领域的具有战略眼光和拓展能力的领军人物、国家层面专家咨询委员会的专家,以及在国内外重要学术机构、重要学术期刊、重要国际会议担任学术职务的专家都极少或没有。

四是服务社会的能力不足。学校兼具行业特色和地方高校的双重优势未能充分发挥;可转化为应用和生产的科技成果不多;科技产业小作坊式运作居多;科技工作者面向社会和服务社会的意识还不强。

五是科技管理的制度供给匮乏。主要表现有:第一,科研管理制度不完整不完善,科研管理体制机制创新不够;第二,没有形成科学和系统的科研成果评价体系,科研奖励政策朝令夕改,令教师无所适从,缺乏稳定预期,且科研奖励以不合理的、单纯的金钱奖励为导向;第三,科研项目和科研平台重申报轻管理和建设,科研项目和科研平台的成果产出数量不多、质量不高;第四,对学科和学术带头人疏于引导和考核;第五,校学术委员会的遴选发生了严重偏差,其作用的发挥受到明显影响。第六,学术共同体意识不强,缺乏团队合作精神,没有形成正价值取向的科研文化,良性循环的学术生态建设滞后。

二、科技工作的高原和高峰

人类及其个体总有一种向前向上的冲动,这是人类进步和社会发展的重要动力。中国谚语有云:“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人的本性和自然规律。作为人的活动之一,而且不是一般的人的活动,科研活动应属同样的道理。科研活动总是力求向上、追求突破,就像登山,不断向高原挺进、向高峰攀登,“无限风光在险峰”,要构筑科技高地,既要上高原,又要攀高峰。

(一)何谓高原?何谓高峰?

科技工作的高原和高峰首先是一种“比喻”。好比一座大山,有山谷、有山麓、有高原、有高峰。山的高原是指一座山的整体高度;而山的高峰则是在山的整体高度之上所矗立的顶峰,或巅峰。将山的高原和高峰比喻一所大学的发展水平,一开始是指学科建设而言的,如上海市2015年出台了“高峰高原学科建设计划”,提出分别建设高原学科和高峰学科。由于学科建设与科研工作密切相关,科研工作是学科建设的重要基础,没有科研的学科只是空壳,所以我在这里将高原和高峰的比喻借用于科研工作,也未尝不可。科技工作的高原象征着科技工作达到了远远超出山麓的整体高度,而科技工作的高峰则意味着达到了高原之上的顶峰。

科技工作的高原和高峰更是一种“比较”。也就是说,科技工作的高原和高峰只有在相互比较中才有意义,所谓“一山更比一山高”是也。这种比较既可用于高校之间,也可用于高校内部。就高校之间的比较而言,高校之间的整体科研实力和科研水平,通过比较,就可大致知道哪所(些)高校科技实力和科研水平处于高原,哪所(些)高校的科技实力和科研水平已达高峰。就大学内部的比较而言,通过比较,也可大致知道哪个(些)学科和研究领域处于高原,而哪个(些)学科和研究领域已达到了高峰。同时,不论是高校之间的比较,还是高校内部的比较,都可以放在不同的层级进行比较,如国际层级、国内层级、省内层级、校内层级,用现在最时髦的“一流”说法就是:所谓国际一流、国内一流、省内一流的学科和研究领域必须是在国际、国内、省内达到了相应层级的高峰的学科和研究领域。

(二)我们所在何处?

如果按照上述比喻和比较来观照我们学校的科技实力和科研水平,那么,我们现在所在何处?我想,在国际层级,我们只处在山麓偏上一点;在国内层级,我们处在山麓与高原中间;在省内(限于省属)层级,我们处在山麓与高原之间偏上位置。这不是一个精确计算出来的结果,仅仅是依据于相关数据的一种感觉和判断而已。不知各位意下如何?对此,完全可以有不同意见,也许有认为我们已处高原或高峰者,也许有认为我们还在山麓徘徊者,大家可以充分讨论,但不影响本报告的立意。

(三)上高原攀高峰机遇与挑战并存

就机遇而言,主要表现在:

第一,时代要求。当今时代是创新的时代。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已然发生,创新创业浪潮席卷全球,人才、知识、技术、资本等创新要素在全球流动的速度、范围和规模达到空前水平。时代已经发出创新特别是科技创新的最强音,对我们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时代要求。这是我们上高原攀高峰的时代条件。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纵观人类发展历史,创新始终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的重要力量,也始终是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重要力量。不创新不行,创新慢了也不行。如果我们不识变、不应变、不求变,就可能陷入战略被动,错失发展机遇,甚至错过整整一个时代。”对我们学校而言同样如此。

第二,国家需求。中央五大发展理念,特别是创新发展和绿色发展理念,为我们指明了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的方向和目标。国家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湖南省提出建设生态强省等重大战略需求,为我们提供了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的大舞台。近年来国家和湖南省出台的一系列科技体制改革的重大举措,为我们提供了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的制度和政策支撑。

第三,自身渴求。“双一流”建设、学校已经召开的学科建设与人才工作大会和教代会,对学校科技工作提出了更新更高的期盼,也为学校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勾画了路线图。在第四轮学科评估指标体系中,师资队伍与资源、人才培养质量、科学研究水平、社会服务与学科声誉等4个一级指标均与科研高度相关;在11个二级指标中,有7个指标是对科研工作的考量或与科研高度相关。特别是当前学校切实推进以提高质量和学校综合实力为目标的内涵建设,为学校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确定了基本路线,任何偏离和动摇这一基本路线的言行我们决不答应!可以说,使学校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成了我们内心最急切的渴求。

第四,基业犹在。在近60年的办学历史中,一代代中南林人筚路蓝缕、披荆斩棘,为学校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构筑了较好的科研基础。学校拥有并正在努力储备高层次人才和青年学术骨干;生态领域引进了“千人计划”,有国家工程实验室、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国家科技进步奖支撑;林学领域已有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和国家科技进步奖等支撑;林业生物质材料领域已有长江学者领衔,有国家科技进步奖、国家基金重点项目等支撑;食品领域已有国家级创新团队、国家工程实验室和国家科技进步奖等支撑;等等。这些领域为学校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奠定了较坚实的基础。学校在经历了风风雨雨、多灾多难的洗礼之后,广大教职员工对来之不易的新局面倍加珍惜,对可能出现的失误和弯路更有信心和能力加以纠正。

机遇总是伴随着挑战,我们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面临着很多困难和重大挑战,主要有四:

挑战之一:高校之间全新的开放式竞争格局,使我们失去了某些原有的优势。几十年来主要靠行业吃饭的林业高校,随着科技体制改革的深化,原来具有一定“保护性”的行业壁垒已然打破,面临更加开放的科技竞争格局,致使传统优势特色科研领域和行业科技优势将面临来自行业外各类高校的虎狼争夺;反之,我们去争夺行业外相关科技资源的实力又十分有限。

挑战之二:良好学术生态尚未形成。我们虽然有较好的学术传统,但在市场经济大潮中,在学校多年对科研工作有所松懈的情况下,良好的学术生态尚未形成,甚至既有的某些较好的学术生态还遭到了破坏。譬如:一些同志对科研工作重要性的认识不到位;一些同志科研工作的精气神不够;一些同志在追求合理的“名利双收”的同时,对科研工作抱着急功近利的心态和取向;一些同志自私自利地争夺科研资源和学术资源;一些同志疏于学术交流和合作;一些同志玩风盛行而学风淡薄;一些同志刻苦钻研不够而评头论足有余;校园学术氛围不佳不浓;学术共同体意识薄弱;实验室的使用画地为牢各自为政、大型科研仪器设备资源分散、使用效率和开放共享程度低;等等。

挑战之三:承担重大科研项目的能力十分有限。目前,我校国家层面的战略科学家和领军人才奇缺;科研领域大多数相对传统,新兴交叉点少,与国家的重大需求吻合度不高;并跑、领跑国际学术前沿能力不够。这与国家新的科技计划体系更强调有组织的大科研、更强调谋划组织重大项目的能力、更强调承担单位的高水平管理能力,相距甚远。这将给我们这种地方性、行业性高校带来巨大挑战。这个挑战用一句话来讲,就是承担重大科研项目的能力十分有限,而不能承担重大项目,就难以产生标志性的大成果和获取国家级大平台;反过来,产生不了标志性大成果和获取国家级大平台,就承担不了重大科研项目。

挑战之四:学校捉襟见肘的财力严重制约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今年的教代会已将学校的财务状况向全体教职工和盘托出,在此不再赘述。即使如此,一年来,在学校财力空前紧张的情况下,学校对科研工作的重视程度、对科研投入的力度超过任何时期,但毕竟财力十分有限,科研经费增长缓慢,科研条件保障不足。这将是长期制约我校科技工作乃至所有工作的最大瓶颈。

三、上高原攀高峰既要夯基础也要提精神

老师们,同志们:

我校科技工作要上高原攀高峰,首先必须强调三点:第一,在学校科技工作比较落后的情况下,在上述“四大挑战”还未排除的情况下,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不是一蹴而就的,更不是几句口号就能实现目标的。第二,尽管如此,我们不能停步不前,灰心丧气,甘处山麓徘徊,特别是要防止和摒弃“无所作为”和“胡乱作为”这两种最有害的做法,应当以“排除万难”、“追求卓越”的自我加压,为学校科技工作干些实事。第三,我们要以“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功成不必在我、建功必须有我”的担当和境界,以改革和创新为动力,主要干好两件实事:一是为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夯基础”;二是为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提精神”。这就是我们这几年科技工作的基本定位

(一)为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夯基础

关于夯基础,我在教代会报告中阐述的学校未来发展的“1234”战略,即守望“一个核心”、推进“两大建设”、再造“三大生态”、实施“四大保障”,不仅是推进学校各项工作的基础,也是学校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的整体基座,是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的基础之基础。尽管这些基础还相当相当脆弱,甚至去年奠定的基础还完全可能丧失,但是,我们仍然要咬紧牙关,奋力维护和巩固这些基础。在这里我不再重复教代会报告的相关内容,而是试图紧密结合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如何夯实基础,谈点不成熟的想法,与大家讨论。为便于记忆,我再以1234的方式提出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要夯实四个方面的基础,即:打造“一个学术校园”、建立“两支基本队伍”、创新科技工作“三大机制”、处理科技工作“四大关系”。

1.打造“一个学术校园”。

打造和建设“学术校园”,是今年教代会首次提出来的。“学术校园”的内涵很丰富,外延很广泛,后面将要谈到的所有问题都属于“学术校园”建设的重要内容。但是,打造和建设“学术校园”,至少要在以下几个方面倍加用力:第一,在全体教职工中树立崇尚学术、敬畏学术、学术是教师的天职的意识。第二,加强对学术交流活动的支持,如:加大对学术交流活动的投入,从今年起学校每年单列近200万元经费专门用于学术交流活动,各个学院也要出资支持本院学术交流活动;搭建学术交流活动平台(如“树人讲坛”),并将“树人讲坛”打造成为“学术校园”的知名品牌。第三,制定和完善学术管理制度和机制,如建立“学术校园”评价办法,用制度和机制来推进“学术校园”建设。第四,营造浓厚的校园学术氛围,让师生员工都浸染在氤氲浓郁的学术氛围里。第五,加强学术文化和学术道德建设,改善学术生态。

2.建立两支基本队伍。

一是要建立一支师德高尚、素质优良、结构优化、视野宽阔的基本科研队伍。这支基本科研队伍主要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学校有关文件已经公布的如院士、杰青、长江学者、千人计划、万人计划等高端领军人才及其领衔的研究团队,这部分队伍是冲击高层次科研项目、产生高水平成果的高精尖队伍,这部分队伍目前一靠引进,二靠培育;一部分是在将要进行的教师分类管理中属于科研型和科研教学型的教师,这部分队伍特别是其中的中青年教师是学校科研工作的基础性队伍。当然,作为教师,不管是否属于这两部分队伍,都要开展科研工作。

二是建立一支政治可靠、精勤敬业、行为规范、为人作嫁的基本科研管理队伍。加强以科研管理部门为主体、其他管理部门和学院的相关人员密切配合的科研管理队伍建设;树立“管理就是服务”的理念,杜绝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的衙门作风;当好教师和科研人员的后勤部长。

3.创新科技工作“三大机制”。

一要创新科技工作激励约束机制。科技工作既要激励,又要约束。激励谁?当然是激励教师和科技工作者;如何激励?自然是物质激励与精神激励相结合,但以精神激励为主。约束谁?既约束教师,又约束所有管理服务人员;如何约束?我想是制度约束与非制度约束相结合,但以制度约束为主。

二要创新科技人才和科技成果评价机制。科技人才评价的依据是业绩贡献和能力水平,而不是自吹自擂、投机取巧;科技成果评价的依据是同行公认和社会认可,而不是孤芳自赏、自娱自乐;科技人才和科技成果评价的基本原则是实事求是、客观公正。学校有关部门应以追求真理的态度、善于创新的作风和敢于担当的精神,尽快制定科技人才和科技成果评价体系。

三要创新科技工作管理机制。一是有关部门和各学院要加强学习和调查研究,善于谋篇布局,强化科技工作顶层设计,创新科技管理体制机制;二是上下左右应该加强协调,相互配合,形成合力,不能各唱各调,各走各路;三是推进人事制度改革,建立“能上能下、能进能出、能高能低”的用人机制。四是依托学科和专业,以系所合一为原则,组建一批校级科研机构和平台,逐渐形成数十个学术共同体;依托研究项目,设立动态科研编制。五是各级领导干部要为一线科研人员服好务,为科技人员的创造性活动服好务。

4.处理科技工作“四大关系”。

一是处理好科研与教学的关系。对于大学的中心工作,长期以来一直有“教学中心论”和“教学科研中心论”的争论。我认为这其实是个伪争论。我认为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人才培养中心论”:在人才培养上,教学和科研是相辅相成的,教学和科研都要为人才培养服务。教学无疑直接为人才培养服务;科研则通过将科研成果运用于教学之中并培养学生的研究能力为人才培养服务。没有科研的教学必然是低水平的;不结合教学和不运用于教学的科研则不是大学的职能,而是专门科研机构。我们学校发展的定位是“高水平教学研究型大学”,这一定位明确了教学和科研都很重要:学校要达到“高水平”,首先教学和科研都必须上水平;而“教学科研型”则又把教学放在优先地位:两者本质上是高度统一的。

二是处理好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关系。不庸讳言,这个问题我们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学校原来以农科为主,兼有理工,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办文科。从实然的角度而言,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发展还不平衡。农科作为自然科学的一个门类,是学校历史悠久的优势特色学科;理工科则依托农科逐步发展起来,已具一定水平;而文科则相对落后和薄弱。从实然与应然的双重角度而言,学校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应当协调发展。理由如下:第一,目前学校本科涉林专业数为20%左右,但是招生规模仅为17.2%;理工类专业数占比达到45.3%,招生规模为45.2%;文史类专业数占比34.7%,招生规模达到37.6%。所以为提高教学水平和人才培养质量,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研究必须二者兼顾、协调发展;第二,我们要培养的是具有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等综合素质的全面发展的人才,所有专业的学生都应具有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故而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不能偏废。对此,中央领导和科学史上很多大科学家都有很深刻的论述。正因如此,我认为,学校的学科发展和科研工作的总体布局应该是:以涉林学科为主干,以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为两翼,多科性协调发展。

三是处理好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的关系。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为我们处理好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的关系指明了方向。科技创新,既包括科学创新,也包括技术创新。所以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也不能偏废,两者应该共同发展。问题是,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既有普遍性又有特殊性,同时人的兴趣各异,时间精力也有限。因此,在下一轮教师分类管理制度设计中,就应将以从事基础研究为主与以从事应用研究为主的教师加以适当区分。以基础研究为主的教师,应站在世界科学发展的前沿,进行原始创新的工作,力求取得原创性研究成果;以应用研究为主的教师,就应瞄准国家和区域的战略需求,开展重大关键技术的攻关,强化科技成果转化,着力提升学校关键技术、共性技术的有效供给能力,服务国家和区域产业结构的调整、发展方式的转变、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的培育和发展,支撑和引领创新型国家和湖南“五个强省”建设。

4.处理好有所为与有所不为、急为与缓为的关系。因众所周知的原因,人们总是习惯于讲“有所为有所不为”。其实,由于我们学校的特殊原因,学校的学科专业和科技工作到底哪些有所为、哪些有所不为,而在有所为中,根据学校条件哪些急为哪些缓为,都是不明朗的。这些问题希望大家一起思考。

(二)为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提精神

除了夯基础的工作,另一个同样重要的工作就是“提精神”。提这个问题,也是有针对性的。毛主席说过,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人不仅要有血有肉,还要有情有义,更要有精气神。无情无义,同于草木;无精无气无神,同于行尸。从事科学工作,不仅要有高智商,也要有高情商,尤其要有高境界、高品味、高追求。

学校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至少应该提振如下精神:

首先,要树立信心。近些年来,学校科技工作有所落后,但我们的基业还在,积淀较深,亡羊补牢犹未晚。特别是一年多来,教代会上阐述的学校新的发展理念已经基本形成,发展目标已经明确;学科建设与人才工作大会上提出的学科建设、人才队伍特别是高层次人才队伍建设的举措得力得当,并正在逐步推进;这次科技工作大会和下半年的教学工作大会,对教学和科技工作进行新的战略部署。所有这些,为我们树立学术信心提供了很好的制度保障和工作氛围。

其次,要坚持真理。科学研究是一个求真的过程,是发现真理、追求真理、捍卫真理的过程。求真是科学研究的本质,坚持真理是科学研究的核心精神。亚里士多德面对他对老师柏拉图不恭的指责时是如此回应的: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坚持真理最重要的途径就是学术民主和学术平等。由于种种原因,学校教师队伍中的师承关系、同门关系、学科关系盘根错节,尤其需要有不畏权威、不畏传统、敢于创新、坚持真理的勇气。

第三,要甘于寂寞。“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似乎是学术研究的高尚境界。但是,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和洗礼下,“急功近利”、“浮躁浅薄”却成了评价中国学术界状况的不二标签。在这方面,我们不仅难以脱俗,而且表现明显。例如:近些年来,学校重金奖励科研,金钱驱动意识明显,企图以“重金之下必有勇夫”的方式实现突破却适得其反(因为重物质轻精神向来都是败军之象);教师们甘于寂寞、坐冷板凳的韧劲不见了;要增加实验室和工作室面积的积极性高涨,实验室和工作室却常演“空城计”;如此等等,不得不令我们深思究竟哪里出了问题。我想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甘于寂寞与利益回报上失去了平衡:甘于寂寞者无长利,急功近利者占便宜。从现在开始,学校将要逐步解决这个问题。

第四,要团队合作。团队合作是当今科学研究的典型特征和基本组织形式。在这一点上,学校科研工作却存在着很大的短板。不论是学科之间、还是个人之间,画地为牢、各自为战、单打独斗、自娱自乐、关起门来称老大、井水不犯河水的现象严重而普遍。这是一个深层而致命的学术文化问题。我们必须尽快扭转这种局面。

最后,我想讲讲科技史上著名的“哥本哈根精神”,以此作为学校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提精神的一种愿景。“哥本哈根精神”是20世纪初丹麦的著名科学家玻尔所倡导的“平等、自由讨论和相互紧密地合作的浓厚的学术气氛”,是“高度的智力活动、大胆的涉险精神、深奥的研究内容与快活的乐天主义的混合物”。“哥本哈根精神”的特点,是在学术讨论中充分发扬科学、民主精神,在那里没有权威与无名小辈之分,充满着平等、自由的讨论;在那里没有盲目的随声附和或为私利而互贬互捧;更不存在强词夺理、相互攻击的现象,处处都是在追求真理的征途上互相争辩而又互相合作。“哥本哈根精神”不仅让一所当时并不十分著名的哥本哈根大学,在20世纪初的短短十几年里,出了三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而且还让哥本哈根的玻尔研究所成为“物理学界的朝拜圣地”,以至于到过这所大学进修和合作,后来回到本国创造发明而获得诺贝尔奖的,还有十几人。哥本哈根精神应该成为我们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的精神向导!

老师们、同志们:

“十三五”时期,是学校建设和发展的关键时期,在这个关键时期,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是学校快速发展的强大引擎和关键支撑。目标已经明确,路线也已清晰,时间十分紧迫、观望只能待毙!一个行动胜过十打纲领!我们必须以直面挑战的勇气、改革创新的锐气、时不我待的拼劲、狠抓落实的韧劲,在科技工作上高原攀高峰的征程中奋力攀登!

(此文系校长廖小平在2017年学校科技工作大会上的讲话)
分享到: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 湖南省长沙市韶山南路498号 电话:0731-85623096
湘ICP备09017705号 湘教QS4_201212_010022 网络中心技术支持